多讀書,把讀完的書送人

同樣一張書桌,同樣一把椅子,以幾乎同樣的姿勢坐在那裡三個小時。

如果是上網,三個小時後渾身難受,心中不一定是什麼感受;如果是讀書,三個小時後從心靈到身體都很舒服。

結緣送書,身外之物不必留

在離開廬山化城寺之前,我把朋友送的一盒古琴曲CD 轉送給了一位年輕的女居士。這位居士說她經常覺得無法靜下來,我想古琴或許能幫到她,於是把朋友送的元旦禮物轉送給她,算是藉花獻佛了。

今天開始讀一本新買的書,翻開書的剎那我似有所悟:並不是讀書這件事本身讓我踏實、給我力量,而是通過讀書這一過程及其無限的延伸,所得的思考、智慧與行動讓我感受踏實、給我力量。大多數的書本作為一有形的載體存在,只是為了方便我用心去體悟和吸收其中的智慧,而不是為了收藏

當我打開一本書時,如果能夠仔細閱讀、認真做筆記、用心思考,那麼在合上它的時候,我就可以放心地把它送給別人了。因為這本書作為向我傳授知識之載體的功用已經完成,而我則從中或摘錄,或吸收了知識和智慧。

《金剛經》上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今天我對這佛陀這句話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

我原來對朋友送的禮物看得很重,是那種認真保存和愛護的珍重,捨不得用,當然也捨不得送人。廬山一事,我開始明白:朋友送給我的不是 CD, 也不是書,而是情義。如果情義只能靠有形的東西來維繫,恐怕就很有問題了,真正的情義在心裡。明白了這一點,我對朋友送的禮物也就看得很淡了,純粹的藝術品,繼續珍愛保護;實用性的物件(包括書籍),開始用起來,甚至拿來結緣送人。

所以我打算逐漸把自己身邊的書送人了。所有的書,我都會送給有緣人:不讀書的人,在此無緣;氣場不和的人,在此無緣。什麼是氣場?我當然不會拿著佛經送給穆斯林。雖然現在也講「宗教合作」,但我覺得這麼做不合適。我當然不會把創業類的書送給根本不想創業的人……這就是我在此所說的「氣場」。

以前我會覺得把自己讀過的「二手書」送人不夠禮貌,現在也打破這種想法了。還是那句話,送給朋友的不是書,而是情義。接受贈書的朋友,你也可以繼續以這種方式讓書流通下去,也可以作為禮物自己留下來,這都沒有關係。

要送的第一本是李笑來老師的《把時間當作朋友》,下週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