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在濟南

近期行蹤不定,也少在 SNS 出沒,很多人都以為我失蹤了,還好會偶爾寫寫微博,這才沒有被畫到「尋人啟事」當中去。因此確實有必要在日志開篇交待一下我在哪裡,并且今天這篇日志特別關乎目前所在,哈哈。

7 月底,目前我還在山東濟南,住在文化東路,山東師范大學附近。8 月初會離開濟南,下面要去的地方有:回家、紹興、舟山、廈門……

麥當勞偶遇

27 日午飯後,步行到省物流協會辦公室去拿信件:湖小妹從長沙寄來的明信片,穆小雪從北京寄來的信。從物流協會回住處的路程不算太長,步行 10 多分鐘,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找個涼爽的地方讀信了,於是順道繞進了文化西路東口的麥當勞。

在麥當勞把明信片和信件的內容讀了兩遍,抬頭之際看見了她——

離我不到 10 米遠的地方,一位麥當勞的工作 MM 正在往玻璃門上面貼宣傳貼紙。正好路過此處的她,停下來和這位工作 MM 聊起來,還幫她一起貼貼紙,拿著卷尺上下比劃,有說有笑。

她留著妹妹頭,黑色 T 恤加短褲,外加一隻標準的學生書包,書包上面還掛了一隻公仔……坐在將近 10 米之外的我,差點兒以為她是高中生:她的微笑、她的眼神、她的動作實在太乾淨了,以至於我目不轉睛地看了她好幾分鐘。雖說我也見過純凈如野蘅這樣的大學生,而且不止一位,但我實在沒有敢指望經常遇到這樣的大學生。看她這樣的笑、這樣的眼神,自然就想起《詩經》中那句著名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也猛然發現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仔細看過姑娘的五官眉目了。

在濟南兩個月,快樂多於憂愁,也有朋友相聚之樂。但直到快要離開了,直到今天,才在這裡感受到來自姑娘的一種簡單的生活美,不亦快哉!不亦快哉!辛卯濟南之行可無憾矣!

驚訝於自己被這麼一個人吸引,卻又不得不心甘情願地臣服於這種感覺。

她還在幫著貼貼紙,我卻已經不滿足於坐在那裡傻看,我要去告訴她「你是我在濟南見到最美的姑娘!」同時還想啊,好歹為這句真誠的表白準備一份小小的見面禮吧!

我乾脆出了麥當勞開始找花店,結果當然是未果。那整棟商場裡壓根兒就沒有花店,倒是有很多女裝店,可我總不能第一次見面就送人衣服和帽子吧。而且我自知吸引我的那部分,是因為欣賞到她舉手投足間的濕潤與恬美,那簡直是一種真善美的樂,完全來自恬美內心的樂,我相信見者必為其樂所感染!

沒找到花店,就回到麥當勞買了草莓新地(其實這是我自己之所愛)準備搭訕。誰知剛結完賬,她已經離開了那裡。表白之心不死嘛,拿了冰涼的草莓新地跑出去尋覓……

買花送花

我一開始真沒想跟蹤她,只是碰巧我們兩人的下一個目的地又是同路,我就順勢跟蹤了,隔著馬路看她。

她去了銀行排隊,我於是有了更多時間去買花。好在是在山師附近,學生買花的需求還是不小的,離校門不遠處就有一家花店。花店裡在播《似水年華》。

買完花跑到銀行,她又不在了……正犯愁時,她從 ATM 操作室走出來。好嘛,繼續尾隨,準備送花。

最後終於在山師教學二樓門前、登攀西路和育才路交匯處,我在濟南最難忘的事情發生了。送花和表白,突然間覺得那麼簡單。她被我嚇了一跳,很詫異我為什麼送花……我的解釋很短:「剛才在麥當勞那邊看見你。你是我在濟南見到最美的姑娘!」而且,「我只是想把這朵玫瑰送給你,沒有別的目的。」

所以,送完花我就直接說再見閃掉了。至於會不會再遇到她,會不會有下文,這些事兒交給老天爺吧,我就不去操心了。

今天之後我更加明白:遇到就是緣,喜歡就去表白,結果交給老天。表白是我自己的行為,是我可以影響和控制的。表白之後的事,那是對方的事,是老天的事……我只做自己該做的,不去干涉別人的事。

柘錦說,此事止於送花才顯其浪漫,若有下文反倒不如這般浪漫了。我萬分同意他的說法!同時我所理解的是,不是不可以有下文,只是我不會去刻意安排下文了,那些都是老天的事或者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