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裴宜理(Elizabeth J.Perry)不是諾奬得主

今天早晨在新浪微博上瞟到如下內容

一時手賤,開始在 Google 中檢索以上微博的相關內容,包括裴宜理其人、所謂裴宜理説等等。檢索結果比較有趣,過程中也學到新知識,在此分享。

裴宜理不是諾奬得主

我遍查諾貝爾奬官方網站維基百科哈佛大學網站,都沒有查到裴宜理(Elizabeth J. Perry)獲得諾貝爾奬的證據。而且請一定弄清楚,裴宜理是政治學教授!

請看 Wikipedia 中的 List of Nobel laureates in Economics 詞條,沒有 Perry 的名字。

《南方人物周刊》的採訪

扯下「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的大旗之後,我接着找到 2010 年《南方人物周刊》對其採訪。以上微博中的內容,大概即由此而來。

南方報業網2010年7月26日有一篇題為《思想者裴宜理:破解“造反的密码”》的文章,即是之前《南方人物周刊》對裴宜理的採訪,摘錄其中與上文微博有關的內容如下:

人物周刊:您似乎说过中国经济的成功有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请您做些解释。

裴宜理:这个“偶然”当然有一定的内在基础。假如说毛泽东时代中国有很不利的经验,同时它也建立了普及的教育系统,提高了人民的卫生状况,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这是经济发展的前提条件。比方说我同事阿玛蒂亚·森(1998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论述中国和印度的发展区别时,经常强调印度不如中国的地方,一个是没有很好的基础教育系统,另一个是没有基层医疗卫生系统——而中国这两大基础是在毛泽东时代打下的,否则这 30 年中国经济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飞跃。

同时,如果中国没有一个邓小平,也不会有这么快的进步。所以这跟中国领导者也有一定的关系。虽然他明确地说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同时他是在模仿日本、美国、台湾地区的先进经验。邓小平能动员起人民,我想跟“文革”也有一定关系–如果没有经历那么悲惨的10年,大家不可能改得那么快。

從上文可以看出,直接説出毛時代為後毛時代打下基礎的,是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奬獲得者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而不是裴宜理。關於Amartya Sen的這一觀點,我從此文又得到進一步了解。文中説道:

在这里,著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的观点最发人深省:他在对比了中国和印度在经济改革时期中国相对较为成功的发展后指出,中国在毛时代所进行地土地改革消除了中国现代化路上的重要障碍。毛时期所推广的扫盲运动、普通教育和建立的全国范围内的合作医疗制度,在中国1979年市场经济改革的转轨中被有效地运用和整合到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去,意外地成为中国迅猛现代化的强大推动力;而印度在1991年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有一半的民众既不能读也不能写, 其卫生医疗条件也远远落后于中国, 无法为市场经济提供合格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这是印度现代化道路上主要的拦路虎。

需要注意的是,採訪文稿中沒有出現微博內容中「引用」的那些話: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教授裴宜理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强调:“中国经济腾飞基础是毛泽东打下的。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经济不可能取得如此辉煌成就当建到第二层楼时,绝不应该否认第一层楼的价值和作用;当万丈高楼平地而起后,毁坏第一层也许就会导致整个大厦的崩塌

《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文稿寫的是「不可能有這麽大的飛躍」,微博中在瘋傳的是所謂裴宜理説「不可能取得如此輝煌成就」。任何懂得中文的人,都知道這是兩種程度完全不同的説法。而且採訪文稿中根本沒有後面那一大段什麽「第二層樓」「第一層樓」的説法。

至此,對以上微博內容的打假活動結束。

扯個老外做大旗

當中國人對中國一片罵聲的時候,一些人於是有選擇性地找來國外學者觀點以證明「中國沒有你説得那麽差,你看看人家老外都説中國好……」

以上微博即是此種行為的滑稽可笑版,弄巧成拙,娛人自娛耳。這些人似乎急於想要向人證明什麽,對採訪文稿斷章取義、隨意加工,甚至弄錯對象。而有些家伙對此也不做任何調查就盲從轉發以傳播,本來阿瑪蒂亞·森的原話也足以使他們拿去證明一些什麽東西了,卻要扯上裴宜理,還要胡編亂造一些東西出來,眞是可笑。

需要説明的是,毛時代到底如何,不在我的關注範圍之內,因此我無意亦無力對阿瑪蒂亞·森的觀點提出什麽意見。只是,少量的閱讀和了解使我有了一個觀點:極力歌頌毛時代甚至將毛描繪成偉人的家伙,要麽沒腦子,要麽沒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