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引起關於自然教育的思考

今天中午我和詩霖在小區院子裡玩,她從旁邊的灌木上捉來兩隻蝸牛殻。我從小在北方長大,只見過非常小的蝸牛殼粘在牆壁上,從未見過會爬行的蝸牛。當她弄來水想要「激活」蝸牛的時候,我非常驚訝,驚歎原來蝸牛是這麼走出來的啊!看著蝸牛一點點從殻裡鉆出來,又看它們帶著水在石桌上爬行,實在好玩。不知不覺間我們就和兩隻小蝸牛玩了半個小時,快吃午飯時才依依不捨的放它們歸去。

這半個小時愉快的經歷讓我很有感觸。詩霖從小在大自然間長大,到現在還特别喜歡擺弄花草,常見的花鳥魚蟲,她很容易就能認出來,而且還能告訴我哪些花可以入藥,哪些草要怎麼煲燙。而我則缺少這種與大自然親近的經歷,對花鳥魚蟲遠不如她那樣親近,活脫脫一個「五穀不分」的家伙,當然這也讓我少了許多能夠在大自然間享受的樂趣。我倒是很早就意識到了這點,無奈這種親近感應該在小時候培養,現在再來補課也很難養成親近感,最多只能補一些知識層面的東西。

我進一步想到,小孩子的自然課是否也可以這樣上呢?老師只需把當地能夠找到的小動物帶進課堂,陪著小孩子和這些小動物玩耍,這樣就能在潛移默化間使小孩子喜歡上小動物、喜歡上自然,輕而易舉就能培養孩子對大自然的興趣,哪裡用得著像現在那樣,塞給孩子一本満是圖片和名稱的書,要他們對著圖片辨認和記憶一大堆陌生的名稱,等見到實物了卻不一定認識。

等眞正喜歡上大自然了,孩子會自己主動學習知識層面的東西。老師最需要做的,只是培養小孩子的興趣,而不是教給他們知識。我們的大人似乎總希望孩子「博學」,卻忘了小時候更重要的是培養興趣,或者說,不要毁了孩子對世界的好奇和興趣。如果在培養興趣的階段未能使孩子感受到學習之美、自然之美,而只是一味的灌輸知識,則很容易毁掉孩子的好奇心。我們見過多少討厭讀書、討厭學習的聰明人,難道不都是被應試教育的唯知識論、唯分數論給害的嗎?我把這個想法與一些做教育的老師分享,其中一位徐老師的回答讓我印象很深。她說:「從來沒有一朵野花叫做『野花』。」這本是一個極淺顯的道理(甚至都不能叫「道理」),我們卻常常忽視它,用另外一套低效而無聊的方式培養孩子,眞是嗚呼哀哉!

這裡順便分享一點禪宗教學的知識作為類比,禪宗對「知」的重視程度分為三種:

  • 親嘗:你親身經歷的直接經驗,最受重視;
  • 曾聞:你從已證悟的人那裡聽到的經驗,次之;
  • 故紙傳聞:你從書本上讀來的知識,多手轉述而來的知識,再次之。

http://v.qq.com/page/x/k/8/x01537gaok8.html

附圖1: 詩霖的蝸牛戒指

snail

附圖2: 兩隻蝸牛

sn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