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子路的緣分

今天重看了一遍周潤發主演的《孔子》,關於子路「君子死,冠不免」的典故當然也出現在片中,這讓我想起自己和子路的緣分。

大約十歲的時候,我無意中在家裡的書架上發現一本氾黃的書,現在已經記不起書的名字,但這麼多年以來卻一直記得最初讀過並且主動背誦過的那篇文章,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孔子家語》中的「子路初見」

子路見孔子,子曰:「汝何好樂?」對曰:「好長劍。」孔子曰:「吾非此之問也。徒謂以子之所能,而加之以學問,豈可及乎?」子路曰:「學豈益也哉?」孔子曰:「夫人君而無諫臣則失正,士而無教友則失聽。御狂馬不釋策,操弓不反檠。木受繩則直,人受諫則聖,受學重問,孰不順哉?毀仁惡士,必近於刑。君子不可不學。」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揉自直,斬而用之,達于犀革。以此言之,何學之有?」孔子曰:「括而羽之,鏃而礪之,其入之不亦深乎?」子路再拜曰:「敬而受教。」

《子路見孔子》一文,算是我最早的儒家啟蒙,我一直覺得自己對儒家的感情來自於此,雖然這是個說不清道不明的事。再後來我又無意中考入廈門大學,得知廈門大學有「南方之強」的美譽,而「南方之強」竟也與子路有關,真是緣分!勇敢的子路曾經向孔子問「強」,於是有了《中庸》第十章的這段記載:

子路問強。子曰:「南方之強與?北方之強與?抑而強與?寬柔以教,不報無道,南方之強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厭,北方之強也,而強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強哉矯!中立而不倚,強哉矯!國有道,不變塞焉,強哉矯!國無道,至死不變,強哉矯!」

子路的勇敢,當然是我難以望其項背的。但他年輕時的爭強好勝,在我身上倒是可尋。但人真的是個複雜體,有朋友說我的性格本就偏於陰柔內斂,只有主動以陽剛外露調和之,方可達到圓融。過去幾年我也經常反省自己,是否在心學的「靜」之面向沉浸太久,從而導致厭動的毛病。爭強好勝與陰柔內斂並存,奇哉怪哉?要說這個,又是一個難以說清的問題,而且就算說得清,也難以爲外人道也。

讀者莫要嫌我羅嗦, blog 重開,我應該勤快一點,想到什麼都記錄下來。有用無用,自己受用吧。

P.S. 網絡上竟然找不到廈門大學校園內(化工廠校門附近)「南方之強」石刻的圖片,哪位學弟可以拍張照片發給我嗎?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