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潘光旦《讀書問題》筆記一:只普及識字,未普及教育

讀《潘光旦文集》(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0 年版,全 14 册),其中《讀書問題》《政學罪言》《自由之路》等數册多篇文章直接談及教育。雖是幾十年前的文章,卻也引起我對當下中國教育現象的一些思考。這可能就是教育的特點,一些根本的、重要的常識並不會時移事易,最多只是在新時代討論新問題,但又不完全抛棄「舊道理」。兹錄原文於此,並附感想於後,猶狗尾續貂也。

潮流就是風尙,他們是不一定有價値的。尤其在這個只普及識字而未普及教育的時代,一種思想,一件貨物,可以因普遍的廣告方法,而立刻得捧場的人物,得到一種浩大的聲勢,這種聲勢甚或可以歷久不變。在學問界討生活的人,在此種所在,應當知所趨避取捨,做一個時代潮流主動的引導者,選擇者,卻不做只是被動的順應者。至少也應當做一個掙扎者,庶幾對山澗裡的魚可以無愧。(《讀書問題・學問與潮流》)

關心中國教育的人可能都會承認,我們現在的教育比「只普及識字而未普及教育」更糟糕,因為在繼承「只普及識字而未普及教育」之外,還摻入了狼奶,甚至三聚氰胺。而普及識字做得怎麼樣,也還要打個問號。這個老大難問題在此沒有展開的必要,恕不詳述。

潘先生在另外一篇文章裡也談到了「只普及識字而未普及教育」的問題:

識字教育可以教人讀書,讀不費腦力的書,但並不能教他讀那一種書才相宜;換言之,沒有把辨别價値的原則,選擇的原則,同時傳授給他。普通一個人的行為是向著抵抗最少的路徑走的,同時又有外界的勢力引誘他上這條路;一推一挽,社會的知識生活又安能不江河日下呢?(《讀書問題・普及識字?》)

在這個互聯網高度發達、書寫出版極其容易的時代,我也常常有同樣的感受,甚至來得更強烈。因為我發現許多人即使唸了大學、得了文憑,可實際上不就相當於只接受了識字教育嗎?而且這識字教育還不見得比前人更高明、更有效。其人所識之字,恰可資其營生、助其驕横而已。前篇文章中我一再勸告喜歡使用正體字的人,只和好學好問者討論,而不與驕矜之輩爭辯,便是這個道理。但我不會因此提倡互聯網言論管制,以求得到所謂高質量的對話。事實上,在眾聲喧嘩中找保持平衡,正是我們要修煉的技能,而阻斷信息流通則要付出代價。

《讀書問題》中的文章都寫於潘先生留洋歸國之初,那時他還未接觸到大學裡尤其是後來在清華大學裡要面臨的許多困境,比如個人潘光旦和教務長潘光旦對學潮態度的矛盾,這一個問題就多次帶給他困擾。那時的他可說是意氣風發,會主張做「引導者,選擇者」,莫做「被動的順應者」,至少也要做「掙扎者」。形勢比人強,己丑國變之後,他的遭遇不免讓人唏噓,但我總覺得在他身上至少還能找到「掙扎者」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