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潘光旦《讀書問題》筆記二: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

讀《潘光旦文集》(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0 年版,全 14 册),其中《讀書問題》《政學罪言》《自由之路》等數册多篇文章直接談及教育。雖是幾十年前的文章,卻也引起我對當下中國教育現象的一些思考。這可能就是教育的特點,一些根本的、重要的常識並不會時移事易,最多只是在新時代討論新問題,但又不完全抛棄「舊道理」。兹錄原文於此,並附感想於後,猶狗尾續貂也。

職業教育家所實授者,不為空洞無物之智識,而為切實可靠之技能。普通教育之所賜,飢不能食,寒不能衣,建言立議則不足,亂發意見則有餘,與職業教育較,其實際教育效用不可同日語矣。(《讀書問題・談職業教育》)

潘先生這段文字讓我想起上個月中南大學研究生姜某因論文未通過而跳樓,而論文、學位這個話題,又使我想起一位即將畢業的博士朋友所說:

將藝術等技藝類,會計、市場營銷等商科,統統趕出大學,辦專科學校,也好擺脫殭化的學位制度,自由而健康地發展。起源於西方的大學教育制度,並非無所不包。大學只宜保留藝術學和藝術史,藝術放歸專科學校,可以不搞論文這一套,藝術教育若不擺脫當下這種論文學位體制,是不會有出息和長進的。當然唯學位論招聘也要不得。最後說明一下,我既不歧視專科學校,不歧視藝術,反而還很喜歡。

這件事若與復旦校慶視頻事件合起來看,正可引出我的一個疑問:還有必要懷著對大學的理想主義期待來要求它、批評它嗎?還是說我們可以學習新媒體加速紙媒滅亡的辦法,無視它!

大學已然如此,若能像這位博士朋友所言,退回到它所該有的領地,固然很好,它也仍然値得大家如此期待。可是高等教育產業化似已覆水難收,這種情況下再用以往的眼光來看待和要求大學合適嗎?這樣看待大學,會産生一種錯覺,以為理想主義消失了。但我們都知道理想主義沒有消失,「以天下為己任」者同樣不乏其人,只是比例不再如以往那麼大,很容易被稀釋在芸芸眾生裡而已。

中南大學這位研究生的事,正好又引起一問:在互聯網如此發達的今天,若只是為了賺大錢,還有必要去讀大學嗎?潘先生幾十年前就說了,普通教育讓人「飢不能食,寒不能衣,建言立議則不足,亂發意見則有餘」。但國人對大學的迷思、對文憑的迷思卻依然穩固,即便到了切身相關的事情上,也不見得能有意識撥開烏雲看一眼。農村出身的孩子和家長普遍接觸互聯網較晚,就更難以主動突破了。說到這裡,想起一位老師常掛在嘴邊的詞語:宿命。

我非常贊同將技藝類和商科專業統統劃歸專科學校和技術學校,國外可參考的經驗很多,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無論未來幾年教育體制變或不變,以及發生何種變化,互聯網大潮都擋不住,個人學習者更需要進一步成為一名「個人主義學習者」,看清所處的舊環境,勇敢地超越它,營造自己的「個人學習環境」(Personal Learning Environment, PLE)。什麼是 “PLE”, 容我賣個關子,停筆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