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貽琦先生

讀完黃延復、鍾秀斌合作編著的《一個時代的斯文:清華校長梅貽琦》(九州出版社,2011 年 4 月出版),隨手記下一點感想和有待追蹤的線索。

梅先生的教育思想

梅先生的「大師說」世所共知,然而這並非其教育思想之全貌。《大學一解》才是最能體現梅先生教育思想之力作。此文由梅先生寫出框架,潘光旦先生撰稿完成(據《潘光旦文集》第 11 冊之《潘光旦生平和著作年表》)。讀此文一定要讀原文,不可讀當代白話譯本。原文用淺近文言寫成,凡受過普通高中教育者皆能讀懂。且原作文辭典雅,氣勢恢弘,當代白話譯本難達此境。

在線閱讀: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26.html

我常向青年推薦此文,蓋因其中所倡之「通重於專」「以善先人」等教育思想頗得我心,最能救當代高等教育之鄙。當代大學其根已爛,好學之士必自強不息方不致青春磋砣。待我將來寫一篇「《大學一解》與自主學習者」詳述。

梅先生是基督徒

據此書言,梅先生在 Worcester 留學時即皈依基督教,回國後曾在天津基督教青年會服務半年,並且婚禮由牧師證婚。然終其一生,並未特別表露自己的宗教信仰,故世人鮮有所知。

梅先生去世後,夫人韓詠華女士做輓聯曰:「結縭四三年,何期遽隔人天,雖兒女睽離,且待我主重來,定與君再相會;報教五十載,固已竭盡心力,看英才輩出,料應藎忱稍慰,知吾國必復興」。(爲便理解,筆者標註句讀)

期待梅先生文集

在公開流通領域,目前仍未見到完整的梅先生文集。台灣清華大學出版社 2006 年開始整理出版一套《梅貽琦文集》。出版方稱:

為了慶祝清華大學在台建校 50 週年,也為了紀念建校當時的第一任校長──與胡適、蔡元培等教育思想家齊名的梅貽琦博士──清大出版社規劃出版梅貽琦文集(全書一套五冊,含日記、文集、書信集及追思錄),預計 2008 年全套出畢。

但時至 2015 年也只出了兩冊,只包含從 1956-1960 年間的日記,不知是何緣故。希望不久可以得見完整的梅先生文集。

梅先生與蔡元培先生

世人多以清華老校長梅先生與北大老校長蔡元培先生相比,其實在「偉大的教育家」這一身份之外,二人之經歷有很大不同。

蔡先生早年考取清廷翰林,後參與暴力革命,甚至製造過炸彈,最後才投身教育,一生參與社會事務者多。我大學時讀的《蔡元培先生全集》(臺灣商務印書館,1991 年出版),曾爲他能知能行的風采所傾倒。梅先生則是典型的文人書生,留學歸國後就一直服務於清華,直至去世,一生都在學院裡,可以說是一位更純粹的教育家。

蔡先生實際執掌北大時間很短,雖然創造了至今讓人懷念的北大「黃金時期」,但最後也憤而出走歐洲。蔡先生之離開北大,既有經濟原因,也有他對教授與學生日漸激進的失望。梅先生執掌清華的幾十年裡,也發生過多次學生運動,但他大都能妥善處置。

這樣對比兩位先生似乎不合適,我在此提出,只是想說兩位先生其實很不同,值得注意。

梅先生離開大陸

關於梅先生己丑去國問題,似不如本書編者所言那般簡單。本書引徵幾位知情者之言,但我覺得太片面,不夠說明問題。這些知情者己丑之後都留在大陸(或從海外回到大陸),他們當中有人提到,周恩來曾言:梅貽琦沒有做過對不起共產黨的事,我們不會爲難他的……(大意)

但我們知道,很多「沒做過對不起共產黨的事」的人,後來不也被迫害得很慘嗎?梅先生早年留學美國,一生都在與庚款打交道,以其生命維護清華,且對激進政治一向反感,他在新政權下還能有什麼下場呢?

2014 年 10 月初,我與幾位師友驅車從台北往高雄,第一站即往新竹清華大學拜謁梅園。可惜當時拍攝之照片盡數遺失,如今只能遙想梅園的靜謐與肅穆了。

最後,《一個時代的斯文》這本書並不如預期中那麼好看。材料稍顯混亂、敘述比較囉嗦,總感覺是個半成品。而且其中錯字和標點疏漏頗多,排版也比較混亂,不似九州出版社一貫作風,奇怪!不過,仍然算是瞭解梅先生生平和思想的一部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