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前後,可幸可樂

十一假期結束,辭去本地的工作,再次待業。歸粤以來第一份工作,前後三十七天,然理念不合,再好的前景也不願待下去,不如回家讀書健身。有趣的是,今年所做的兩份短期工作,目前都尙未拿到報酬,即便只是一點點報酬。詩霖開玩笑說我要加入討薪族啦,希望不會太慘。

春節之後,一位朋友出於好意,介紹我到她所在的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工作。正好産品是我感興趣的領域,本打算在此做點事,然不久即被有司干預,我不得已匆忙離開。介紹我加入的那位朋友不久也離開公司,我二人最後竟都沒有拿到報酬,也真是有趣的怪事。事後想想,公司的資金與人員結構本來就有問題,我們這些只想做好産品而無太多經驗的人卻難以看出其中危機。最後我也懶得追問,兩頭都是朋友。

去年秋天到今年秋天,短短一年時間,家中遭遇太多挫折,然而個中艱辛卻不必為外人道,誰家沒有困苦呢?所幸,全家人一直互相扶持,沒有抱怨,沒有悲觀。詩霖昨天寫了篇文章《不與金錢掛鉤的安全感 》,被我嘲笑說像討錢一般。文章中所寫的卻是實情,她的確慢慢學著不因金錢而焦慮,這也算是經一事長一智吧。無論她的文章「討」到多少打賞,我們都要感謝各位友朋的關愛。

而所樂者,正是來自友朋的關愛。

中秋前後,幾位朋友專程從鄂、贑、粤等地來河源探望我和詩霖,這讓我們倍感榮幸和感動。詩霖說,這個年代,一條祝福短信都顯得奢侈,而我們竟能在這個秋天收獲如此豐厚的祝福和禮物,真的非常感動。這也正是我心中所想。

朋友們帶來美食和好書,帶來鼓勵和祝福。我們無以為報,只能饗之以美酒。幸好他們都是愛酒之人,讓我們唯一的感謝不至於落空。那幾日,我們飲酒叙舊,我們月下吟詩,我們討論電影……我說,這些人在一起,總能馬上回到《未央歌》裡那種讓旁人難以理解但又羨慕的生活。其實詩意的生活本就非常簡單,正如王陽明在《尋春》一詩中所言:「吾儕是處皆行樂,何必蘭亭說舊遊」?

禾呈兄此來贈我《劉咸炘詩文集》《陶淵明集》和《病榻夢痕錄》。前段時間,他介紹了四川大學周鼎的《「取釜鐵於陶冶」:劉咸炘文化思想研究》,這是國內第一部系統研究劉咸炘的學術著作,我近日正在拜讀。「詩文集」則是劉咸炘的非學術類文存和詩作,正好由此略見其更私人、更生活的一面。從生活一面去了解一位學者,是我更感興趣的方式。

僻居南粤小城,雖然能夠通過互聯網與外界聯繫,但身邊畢竟缺少了活生生的有趣之人,也會偶爾感到落寞。幾位朋友來訪,給我們單調的生活帶來不少生氣,這種氣息至今仍有餘韻。

辭職之後,暫未找到合適的新工作,於是乾脆安心幫助詩霖準備産前種種物品和事務。雖然距離預産期還有兩個月,但我們對此毫無經驗,又不想完全被父母一輩的經驗所左右,只能自己多花時間查資料、看教程。她是自學高手,尤其擅長家務,這讓我仍然有許多時間讀書健身(減肥)。

本地一個月的工作經歷讓我覺得,恐怕很難在河源本地找到合適的工作。小城的工作類型太少,許多東西要靠畸形的熟人關係維持,實在不是我所長和所願。之前也有老師介紹遠程工作,但對方公司目前並無適合我的職位,故暫時作罷。但我想對我最合適的還是遠程工作,最好是互聯網行業相關的遠程工作。互聯網是我多年未減的興趣,總想有機會能夠參與到一些很酷的産品或服務當中。我寫不了代碼,或許可以做運營,編輯應該也能勝任,不過都沒做過。若有合適的工作,請介紹給我,先謝過!

好了,要陪詩霖和孩子出門散步,先寫到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