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人文教育」的幾篇文章

美國的「人文教育」(Liberal Education)包括兩種核心課程:經典閲讀討論(Seminar)和寫作(Composition)。徐賁教授 2014 年 1 月在中信出版社出版《明亮的對話:公共說理十八講》,言明寫作課的公共說理。2015 年 10 月在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閲讀經典:美國大學的人文教育》,介紹經典閲讀討論。

我正在讀《閲讀經典:美國大學的人文教育》,受益自不必言,故此專門推薦。我的習慣,讀罷序言、前言及後記再讀正文,目前也的確只讀完了序言、前言、結語及後記,私以為這幾篇文章都非常重要,遂找到網上流傳的版本,附鏈接於此,以便好學者鑽研。

  • 序言:我親歷的人文教育

    本文主要討論「人文教育」(Liberal Education)與「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之不同,「人文教育」之必要及特點。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5174

    (澎湃新聞:美国大学为何重视人文教育:为人的一生塑造完整人格)

  • 前言:課堂內外的人文經典閲讀

    本文主要介紹《閲讀經典:美國大學的人文教育》各部分內容,並論及相關問題。

    http://xuben.blog.caixin.com/archives/135247

    (徐教授博客:美国大学的经典阅读与人文教育)

徐教授在前言中說:

在中国,对施特劳斯的介绍很少有专门讨论他人文教育理念的,几乎全都集中在他对现代性的危机感和对自由主义、自由民主的反感。这是一种国内“新左派”的政治解读,与这个世纪初曾经红过一阵的“施米特热”一样,是少数知识分子为表现政治转身新姿态的“学说挪用”。

徐教授還在本書後記中提到 1990 年代初的「人文精神」討論,以及與華東師大王曉明教授等人的通信,並引以為《閲讀經典》一書之緣起。這使我想起,李劼在《八十年代文學備忘錄》附錄中提起「人文精神」討論的緣起與故事,乾脆將李劼之文同附於此。需要說明的是,我與這幾位並無任何交往,無意理會他們的恩怨,僅是作為讀者介紹相關文字。

我對中國高等教育早已絶望,不再討論與之有關的話題,更不參與相關活動。未來若干年,無論中國高等教育如何衰頽或如何改善,我也懶得關心。我所關心者,乃是每一位個體學習者的自主學習與成長。信筆至此,不過是讀書之餘的消遣,庶幾有益於讀者,也是前輩的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