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站拆除之後,手機信號怎麼辦?

前日給奶奶打電話,信號總是不好,以為受到特殊照顧,奶奶說是因為村裡沒了基站(Base Station)。

過去,村裡唯一的中國移動基站建在村裡唯一的小學內。今年有好事者說基站輻射太大,對小孩身體不好,遂向上反映,縣裡乾脆派人把基站拆了。於是村裡現在沒了基站,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要忍受這種不便,而且不知新的基站何時會在何處建成。

幾乎與此同時,本市市區發生了一件類似的事。中國移動打算在本市一個超大社區內建基站,該社區業主以「輻射危害健康」為由抗議示威,要求停建,不知後文如何。說實話,那麼大的社區如果連一個基站都沒有,眞不知道手機信號要差到什麽樣子,不知這些抗議的人有沒有想過?我很壞的猜想,過段時間,等這個新社區入住滿員時,大家發現手機信號很差,又會撥 10086 欺負客服小妹,「其它地方都好好的,為什麼就這裡沒信號」?他們那時會不會想起,就是自己把人家趕走的?

據我所知,至少到目前為止,信號基站是否會對人體造成輻射危害尙無定論。世界衛生組織 2011 年說手機可能致癌,當時就被指出證據不足。但這並不影響手機致癌、基站致癌、甚至 Wi-Fi 致癌等說法繼續流行,所以才會有騙子用什麼無線路由器的「孕婦模式」來騙錢。絶大部分人恐怕連「輻射」是什麼都不懂,卻願意相信這些輻射致癌的鬼話。有數據表明,中國人癌症發病率最高的是肺癌和胃癌,我猜測空氣汙染和食品安全才是這兩大癌症的罪魁禍首。整天呼吸著毒空氣,怎麼不去關注一下空氣汙染?整天吃著地溝油,怎麼不去關注一下食品安全?卻要和一個你不得不用、不可或缺的信號基站過不去!

這個時代,哪怕生活在我老家那種西北農村,也不能沒有手機。要正常使用手機,就需要信號基站。基站是現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至少以目前的技術條件,還無法大規模撤建基站),不是那種為了 GDP 無論如何都要上馬的大型化工項目,沒有必要趕走。退一步講,就算眞如某些人認為的那樣,基站輻射對人體有害,我也要說一句,這恐怕是我們為了通訊方便不得不付出的代價,除非你不需要現代化通訊。

很多人似乎有一種思維和行為習慣:既想享受好處,又不想承擔代價或付出成本,俗稱「佔便宜」。用秦暉教授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既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這怎麼可能呢?我不知這是普遍的人性,還是我們特殊的「國民性」,抑或是長期生活在「權大責小」的體制中所致?

  • 一個人不能整天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還指望著有健康苗條的好身體吧。常識告訴我們,我們大部分人不能這麼玩,我們的身體要遵循自然規律。就算這世界上眞有人能這麼玩,你要這麼玩之前也應該去瞭解一下人家為什麼能這麽玩吧。學習瞭解的這個過程,就是要付出的代價和成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導致肥胖和一系列疾病是另外的代價。

  • 生活在現代城市的人,不能一邊享受著城市裡交通便利,另一邊又不想要城市裡的交通擁擠吧。世界上還沒有哪個城市完全解决了交通擁擠問題,只是擁擠的程度不同而已。這是城市生活要付出的代價,起碼是城市化發展到這個階段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城市化的許多問題,有些是城市化本身的問題,有些則純粹是「人禍」。

  • 岳不群和林平之要練「辟邪劍法」,自宮便是他們付出的代價。不想自宮,别練神功。「江南四友」得了向問天「贈送」的四寶,以為揀了大便宜,卻不知被人救走了任我行,這個代價也太大了點!

看一個人可以有很多維度,「是否愛佔便宜」應該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維度。我覺得愛佔便宜是一種非常短視的思維和行為方式,具有這種思維和行為的人其實不懂得這個世界的運行規則,不懂得回報和收獲是要由相應的付出得來的,甚至付出不一定能得來相應的回報。因為不懂得這個基本規則,便會做出許多蠢事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