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上沒毛的輕浮文人

看見一群人吃著蛋炒飯慶祝「中國感恩節」,我查了資料才知,今天是毛岸英的忌日。

我以前也會去凑「蛋炒飯」的熱閙,但現在覺得這種行為不僅無聊而且無情,為自己過去的行為感到羞愧。

毛岸英既未登大寶,也未害人命,死者已矣,為什麼要這麼作賤他調侃他?不能將乃父的歷史功過拿來評價他,這難道不應該是常識和底線嗎?

即使 1976 年的中國有可能往「家天下」而去,那也只是有可能而已,他只是「有可能」掌權害人,而歷史卻並未如此。中國沒有走向「家天下」,固然値得慶幸,可這和毛岸英又有毛關係?僅僅因為他「死得好」嗎?慶幸不同於幸災樂禍,這總該分清吧。

有些人可以一邊歌頌手上沾血的建豐總統,只因為他做了一件極有歷史意義的好事;另一邊卻不肯放過並無什麼罪過的毛岸英,只因為乃父是那顆紅太陽嗎?這種「血統誅連」又和遇羅克當年所批評並因此獻出生命的「出身論」有何不同?

嘴上沒毛的「輕浮文人」就是這樣子吧?不知恕道,冷血無情。你若說這是開玩笑,隨你去吧,只是我不願意拿一個 28 歲就意外死亡的人開玩笑,不忍心。

有人說,中國社會是一個互害的社會,越來越信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