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心箋:人生可達之境界

詩霖同學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父母整天總在談論賺錢和享受呢」?她覺得,人生不該只有俗事生活啊!由於我們暫時與父母生活在一起,又有種種生活習慣和理念的不同,大小摩擦自是難免,更是增加了她的煩惱。

我趁機向她介紹豐子愷先生的「人生三層樓」之說,她聽完之後又找來「人生三層樓」的原文閱讀,終於解開了她多年來的大疑惑。

「人生三層樓」之說大致如是:人生可分做三層,一層是物質生活,一層是精神生活,一層是靈魂生活。懶得或者無力走樓梯的人在一樓,把物質生活過得很好,這種人在世間佔大多數。樂於或者有能力走樓梯的人在二樓,這樣的人專心學術文藝,知識分子、藝術家是也。生命力更強的人,不滿足於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必須要到三樓探究人生意義方可。

多年前,我初聞之,也是大感震驚,茅塞頓開。日後以此判斷世人,幾無乖違。說判斷,並非要睥睨世人,而是對人有一基本認識,知其人生追求與旨趣何在,以便與其人交往,即古人所謂「知人」。

其實豐子愷先生這樣的論說,古今並不罕見。比如我熟悉的儒家,便可隨手舉出古今各一例。

孟子說人生修為的境界

浩生不害問曰:「樂正子,何人也?」孟子曰:「善人也,信人也。」「何謂善?何謂信?」曰:「可欲之謂善,有諸己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樂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孟子・盡心下》)

龔鵬程先生說生活美的追求

生活美的追求,是通於兩端的。一端繫在世俗生活的層面,即飲食男女、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這一些現實生活的具體內容上;另一端則繫在超越層,要追求美與價値。若只流湎於世俗生活慾望的馳逐與享樂,將逐物而流,享受了生活,卻丢失了生命。若僅強調美與價値,生命亦將無所掛搭,無法體現於視聽言動之間。(《生活的儒學・自序》,浙江大學出版社,2009 年 6 月)

今人好談「人生規劃」,實則多流於「職業規劃」而已,與「人生」終不相干。人能活到什麼境界,在於能想像到什麼境界並深信之,而想象來自學習和省察。

天生如佛陀者,不待學習,觀世相便悟得苦、集、滅、道,參透宇宙人生。我等凡人,若不依靠學習,以知古今四海都有何等境界可資追求,如何能夠暢想和規劃自己的人生呢?故此,無論是身邊的友朋,還是書中的古人,都是我們的學習的好老師。

然而學習並非以其為「客觀對象」的研究,也不是刻意模仿他人成聖成賢的追求,更不是受他人世俗功業所惑的欽慕,而是不斷省察自身,追問自己。即如「人生三層樓」之說,可以其為參考,明白人與人之間竟有如此不同的追求,但這遠遠不夠,並非豐子愷先生的本意。豐先生的本意是要每個人問自己:「我在哪一層」「我要往哪一層」「我如何往那一層」……

因此我逢人便說,人需要的不是道理,而是省察。若無省察,看道理就是道理甚至雞湯,口中說道理很對、雞湯很膩,拿道理來打量、評說他人,終究與己無關、於己無益。今晨讀《孟子》論人生修為境界之文,復於其後見程子之言,正與我的說法相孚。

程子曰:「士之所難者,在有諸己而已。能有諸己,則居之安,資之深,而美且大可以馴致矣。徒知可欲之善,而若存若亡而已,則不能不受變於俗者鮮矣。」(《四書章句集註・孟子・盡心下》)

程子說的「徒知可欲之善」,恐怕正是張子對樂正子的批評:

張子曰:「顔淵、樂正子皆知好仁矣。樂正子志仁無惡而不致於學,所以但為善人信人而已;顔子好學不倦,合仁與智,具體聖人,獨未至聖人之止耳。」

無論是「徒知可欲之善」,還是「志仁無惡而不致於學」,都還勉強能得到孟子「信人」的評價,比起不知仁不好學者,也高出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