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 2 月讀書略記

二月正值春節,又逢祖父去世,讀書時間很少,不過也有收獲。

去年賦閒在家照顧孕婦,是我近十年來最悠閒自得的一段讀書時光。之後讀完錢穆先生的《中國史學名著》,找來錢穆先生全集拜讀,目前讀完三册。知識方面的收獲尙在其次,倒是讀書心境已與從前大不相同。不再着急讀完一本書,而是要求自己慢下來,認眞打好基礎,逐步推進。

讀《中國史學名著》的最大收獲是,終於意識到目錄學的重要。沒有師承的自學者,總要走一些彎路,才能漸漸找到方向,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錢穆先生自述也曾有過類似經歷:

自念少孤失學,年十八,即抗顔為人師,蟄居窮鄉,日夜與學校諸童同其起居食息。常以晨昏,私窺古人陳編。既無師友指點,亦不知所謂為學之門徑與方法。冥索逾十載,始稍稍知古人學術源流,並其淺深高下,是非得失。(《學籥》)

但我並不是想成為一個「目錄學家」,只是希望由此探究古今學術源流,知其大體。如清代王鳴盛所說:「目錄之學,學中第一緊要事,必從此問塗,方能得其門而入。」因此二月開始讀以下幾本書,才剛開始,都未完成。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補正

  • 余嘉錫:四庫提要辨證

  • 余嘉錫:目錄學發微

  • 劉咸炘:校讎述林

  • 劉咸炘:目錄學

一月發願讀完錢穆先生全集,現在看來進度要慢一些了,這樣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