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集注》隨劄:學而第一、為政第二

弁言

前日撰文,自述欲攻目錄之學。斯文簡成,即悟其非。古人五歲啟蒙,有專師訓導,讀蒙書、小學、四書五經、前四史諸書者凡十年,始涉目錄之學,如錢子泉(基博)先生、余狷翁(嘉錫)先生皆然。蓋斯書乃為學之基也,若無基礎,乍涉四庫,必致汗漫。余未精四書,未覽五經,未通小學,竟欲直探四庫提要,豈非大謬?既悟前非,遂取架上《四書章句集注》,日習一章,以補童子之功。

《論語集注》,宋儒義理集大成者也,於《論語》多有發揮。余深喜宋儒居敬窮理之旨,故撮《集注》之要且契於心者,轉錄於此,稍加案語,以備時習。

劄記

  • 程子曰:「雖樂於及人,不見是而無悶,乃所謂君子。」(1.1)

  • 程子曰:「樂由說而後得,非樂不足以語君子。」(1.1)

    案,「非樂不足以語君子」,此言發人深省。古儒似無此等說法,宋儒喜言「孔顔樂處」。

  • 朱子曰:「傳,謂受之於師。習,謂熟之於己。曾子以此三者日省其身,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其自治誠切如此,可謂得為學之本矣。」(1.4)

  • 程子曰:「為弟子之職,力有餘則學文,不修其職而先文,非為己之學也。」(1.6)

  • 朱子曰:「愚謂力行而不學文,則無以考聖賢之成法,識事理之當然,而所行或出於私意,非但失之於野而已。」(1.6)

  • 吴氏曰:「子夏之言,其意善矣。然辭氣之間,抑揚太過,其流之弊,將或至於廢學。必若上章夫子之言,然後為無弊也。」(1.7)

    案,今日始知合觀第六第七章。蓋陽明之說近子夏,然如吴氏所言,「其流之弊,將或至於廢學」。程子及朱子之說更為平正,不至於偏。

  • 朱子曰:「不求安飽者,志有在而不暇及也。敏於事者,勉其所不足。慎於言者,不敢盡其所有餘也。」(1.14)

  • 朱子曰:「常人溺於貧富之中,而不知所以守,故必有二者之病。無諂無驕,則知自守矣,而未能超乎貧富之外也。」(1.15)

    案,孟子曰:無恆產而有恆心者,唯士為能。常人若能如子貢「貧而無諂,富而無驕」,已極難得。

  • 朱子曰:「凡《詩》之言,善者可以感發人之善心,惡者可以懲創人之逸志,其用歸於使人得其情性之正而已。」(2.2)

  • 胡氏曰:「世俗事親,能養足矣。狎恩恃愛,而不知其漸流於不敬,則非小失也。」(2.7)

  • 朱子曰:「成德之士,體無不具,故用無不周,非特為一才一藝而已。」(2.12)

  • 朱子曰:「子路好勇,蓋有強其所不知以為知者,故夫子告之曰:我教女以知之之道乎!」(2.17)

    案,余常自謂頗似子路,即其「強其所不知以為知者」,亦似。

  • 朱子曰:「……如此雖或不能盡知,而無自欺之蔽,亦不害其為知矣。」(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