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集注》隨劄:八佾第三、里仁第四

  • 朱子曰:「凡物之理,必先有質而後有文,則質乃禮之本也。」(3.4)

  • 朱子曰:「禮必以忠信為質,猶繪事必以粉素為先。」(3.8)

  • 蘇氏曰:「自修身正家以及於國,則其本深,其及者遠,是謂大器。揚雄所謂『大器猶規矩準繩』,先自治而後治人者是也。」(3.22)

  • 朱子曰:「不仁之人,失其本心,久約必濫,久樂必淫。」(4.2)

  • 朱子曰:「蓋無私心,然後好惡當於理,程子所謂『得其公正』是也。」(4.3)

  • 游氏曰:「好善而惡惡,天下之同情,然人每失其正者,心有所繫而不能自克也。」(4.3)

    案,此即《中庸》所謂「發而皆中節,之謂和」之旨。吾人常以己之是非為是非,而不能察事物之本然。陽明語薛侃曰:「子欲觀花,則以花為善,以草為惡。如欲用草時,復以草為善矣。此等善惡,皆由汝心好惡所生,故知是錯。」(《傳習錄》卷上,薛侃錄)亦發此旨。

  • 程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類。君子常失於厚,小人常失於薄;君子過於愛,小人過於忍。」(4.7)

  • 朱子曰:「心欲求道,而以口體之奉不若人為恥,其識趣之卑陋甚矣,何足與議於道哉?」(4.9)

    案,以口體之奉不若人為恥者,正所謂「小人懷土」也,君子處之以宜而已矣。

  • 范氏曰:「君子之於言也,不得已而後出之,非言之難,而行之難也。」(4.22)

    案,余常有此病,亦常自悔之。言既已出,行不及之,自取辱也。

  • 胡氏曰:「事君諫不行,則當去;導友善不納,則當止。至於煩瀆,則言者輕,聽者厭矣,是以求榮而反辱,求親而反疏也。」(4.26)

    案,可與「事父母幾諫」一章相發明。蓋學須以時,勸諫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