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集注》隨劄:公冶長第五、雍也第六

  • 朱子曰:「夫有罪無罪,在我而已,豈以自外至者為榮辱哉?」(5.1)

  • 程子曰:「浮海之歎,傷天下之無賢君也。子路勇於義,故謂其能從己,皆假設之言耳。子路以為實然,而喜夫子之與己,故夫子美其勇,而譏其不能裁度事理,以適於義也。」(5.6)

  • 胡氏曰:「宰予不能以志帥氣,居然而倦。是宴安之氣勝,儆戒之志惰也。古之聖賢未嘗不以懈惰荒寧為懼,勤勵不息自強,此孔子所以深責宰予也。」(5.9)

  • 程子曰:「我不欲人之加諸我,吾亦欲無加諸人,仁也;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恕也。」(5.11)

  • 朱子曰:「人來乞時,其家無有,故乞諸鄰家以與之。夫子言此,譏其曲意殉物,掠美市恩,不得為直也。」(5.23)

  • 范氏曰:「是曰是、非曰非、有謂有、無謂無,曰直。」(5.23)

    上兩條,皆言「直」。此余過往所未留意者,當自勵!

  • 朱子曰:「凡看《論語》,非但欲理會文字,須要識得聖賢氣象。」(5.25)

  • 程子曰:「喜怒在事,則理之當喜怒者也,不在血氣則不遷。若舜之誅四凶也,可怒在彼,己何與焉。如鑑之照物,妍媸在彼,隨物應之而已,何遷之有?」(6.2)

  • 朱子曰:「仲弓父賤而行惡,故夫子以此譬之。言父之惡,不能廢其子之善……」(6.4)

  • 謝氏曰:「君子小人之分,義與利之間而已。然所謂利者,豈必殖貨財之之謂?以私滅公,適己自便,凡可以害天理者皆利也……」(6.11)

    儒者於商道,不必皆視其為傷天害理之「利」。子貢經商,於儒家有大功。然「以私滅公,適己自便」之意,則不可不察。

  • 洪氏曰:「人知出必由户,而不知行必由道。非道遠人,人自遠爾。」(6.15)

  • 楊氏曰:「文質不可以相勝。然質之勝文,猶之甘可以受和,白可以受采也。文勝而至於滅質,則其本亡矣。雖有文,將安施乎?然則與其史也,寧野。」(6.16)

  • 朱子曰:「言教人者,當隨其高下而告語之,則其言易入而無躐等之弊也。」(6.19)

    《論語》全書,處處彰顯此道。此言眞乃為人師者一寶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