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集注》隨劄:子路第十三、憲問第十四

  • 吴氏曰:「勇者喜於有爲而不能持久,故以此告之。」(13.1)

案,余既不勇,亦不能持久,志不純耳。

  • 程子曰:「名實相須。一事苟,則其餘皆苟矣。」(13.3)

  • 注曰:「恭主容,敬主事。恭見於外,敬主乎中。之夷狄不可棄,勉其固守而勿失也。」(13.19)

  • 程子曰:「子貢之意,蓋欲爲皎皎之行,聞於人者。夫子告之,皆篤實自得之事。」(13.20)

  • 朱子曰:「聖賢論學者用心得失之際,其說多矣,然未有如此言之切而要者。於此明辨而日省之,則庶乎其不昧於所從矣。」(14.25)

  • 注曰:「比方人物而較其短長,雖亦窮理之事。然專務爲此,則心馳於外,而所以自治者疎矣。」(14.31)

案,以上三注,當合觀之。朱子之注,爲「古之學者爲己,今之學者爲人」一語而發。朱子實善察人心者也。

  • 注曰:「狂者,志極高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有餘。」(13.21)

  • 注曰:「和者,無乖戾之心。同者,有阿比之意。」(13.23)

  • 注曰:「邦有道不能有爲,邦無道不能獨善,而但知食禄,皆可恥也。」(14.1)

  • 程子曰:「克去己私以復乎禮,則私欲不留,而天理之本然者得矣。若但制而不行,則是未有拔去病根之意,而容其潛藏隠伏於胷中也。豈克己求仁之謂哉?學者察於二者之間,則其所以求仁之功,益親切而無滲漏矣。」(14.2)

案,程子此言,亦深察人心也。

  • 蘇氏曰:「愛而勿勞,禽犢之愛也;忠而勿誨,婦寺之忠也。愛而知勞之,則其爲愛也深矣;忠而知誨之,則其爲忠也大矣。」(14.8)

案,余自去歲,始潛心育兒之道。蘇氏「愛而勿勞」、「愛而勞之」二語,足啟余心智矣!

  • 注曰:「大言不慙,則無必爲之志,而不自度其能否矣。欲踐其言,豈不難哉?」(14.21)

  • 注曰:「於其所怨者,愛憎取舍,一以至公而無私,所謂直也。於其所德者,則必以德報之,不可忘也。」(14.36)

  • 程子曰:「下學上達,意在言表。」又曰:「學者須守下學上達之語,乃學之要。蓋凡下學人事,便是上達天理。然習而不察,則亦不能以上達矣。」(1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