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集注》隨箚:衛靈公第十五、季氏第十六

  • 注曰:「愚謂聖人當行而行,無所顧慮。處困而亨,無所怨悔。於此可見,學者宜深味之。」(15.1)

案,昨觀張廣達先生「學思歷程」自述。張先生大學畢業即被錯劃「右派」,「文革」結束始獲自由,失學達廿二年之久。司馬《報任少卿書》、陽明《瘗旅文》、汪容甫、王觀堂乃其人其時之精神支柱,因此方能「處困而亨」,開其後半生之學術生涯。

  • 程子曰:「學要鞭辟近裏,著己而已。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言忠信,行篤敬;立則見其參於前,在輿則見其倚於衡;只此是學。質美者明得盡,查滓便渾化,卻與天地同體。其次惟莊敬以持養之,及其至則一也。」(15.5)

案,「鞭辟近裏,著己而已,博學篤志,切問近思」,實乃百世不惑之眞傳!

  • 楊氏曰:「史魚之直,未盡君子之道。若蘧伯玉,然後可免於亂世。若史魚之如矢,則雖欲卷而懷之,有不可得也。」(15.6)

  • 注曰:「責己厚,故身益修;責人薄,故人易從。」(15.14)

案,此處眾之道,余不及也。

  • 注曰:「如之何如之何者,熟思而審處之辭也。不如是而妄行,雖聖人亦無如之何矣。」(15.15)

  • 注曰:「言不及義,則放辟邪侈之心滋。好行小慧,則行險僥倖之機熟。難矣哉者,言其無以入德,而將有患害也。」(15.16)

  • 注曰:「義者制事之本,故以爲質榦。而行之必有節文,出之必以退遜,成之必在誠實,乃君子之道也。」(15.17)

  • 謝氏曰:「君子無不反求諸己,小人反是。此君子小人所以分也。」(15.20)

案,反求與否,只在一念之間。得之者幸,不得者命。

  • 注曰:「莊以持己曰矜。然無乖戾之心,故不爭。和以處眾曰羣,然無阿比之意,故不黨。」(15.21)

  • 注曰:「小不忍,如婦人之仁、匹夫之勇皆是。」(15.26)

  • 注曰:「人外無道,道外無人。然人心有覺,而道體無爲;故人能大其道,道不能大其人也。」(15.28)

  • 張子曰:「心能盡性,人能弘道也;性不知檢其心,非道弘人也。」(15.28)

  • 注曰:「蓋君子於細事未必可觀,而材德足以任重;小人雖器量淺狹,而未必無一長可取。」(15.33)

  • 范氏曰:「聖人同於人者血氣也,異於人者志氣也。血氣有時而衰,志氣則無時而衰也……君子養其志氣,故不爲血氣所動,是以年彌高而德彌邵也。」(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