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歌田舍酒,笑讀古人書

書釀-20160506海報

我十岁初读古书,至今已近二十年。肉身安放在二十一世纪,精神却日渐慕古。这不奇怪也不冲突,许多人与我有同样的兴致。器物之用,日新月异。人心思乐,至今犹然。而且古人雅致的生活,今人恐怕只能远远的羡慕。陶渊明醉卧南山的悠闲,苏子美以书下酒的快意,陈独漉罗浮豪饮的酣畅,都使我心生向往,因此有了一个花名:「酒葫芦」,并有了一位同样爱喝酒读书的太太:「温酒婆」。

可惜年轻时难免会走弯路,追逐虚名、忙于营生,竟未能真正体会这种雅趣。直到精疲力尽、头破血流,才知虚名不可追、国事不可为。这才想起曾经的梦:醉卧山林,诗酒相伴。

去年春夏之交,我与温酒婆返回南粤,并在年尾迎来爱女小绵羊的降生。在家闲居,妻女相随,有书可览,有酒相伴,终于找到渴望已久的闲适与惬意。偶有朋友来访,我们好酒好食招待,借了自然和古人赠与的景致,登高望远,临江怀古。如果遇到传统节日,那便更好,我们一起月下吟诗,随风高歌。

我曾浪迹四海,每至一处,必定朋友雅集,谈笑之间,诗酒不断。如今僻居小城,朋友雅集不常有,把酒言欢不常有,常有的是独酌翻书,悠思遐往。不过我已经很知足,妻女相随,书酒相伴,人生何求呢?

作为爱书之人,我近年深研经史子集,比以往任何时候进步都快,可以说略有心得,渐入佳境。然而作为爱酒之人,我却始终只会饮酒而不会酿酒,成为我的一大憾事。所幸,岳母与老友合作一家酒坊,用传统的手工方式制作客家黄酒。归粤之后,我带着遗憾与好奇,经常跑到湖边酒坊,看老师傅淘米、蒸饭、淋水、下曲,直到最后封坛,觉得真是有趣,原来每日伴我读书的酒竟是这样酿出来的!于是开始跟老师傅学习酿酒,还搜罗了许多与酒有关的书籍文章来读,虽然现在的水平远不能独立操作,但也已经积累了不少相关知识,并在今年开始酿造属于读书人的「書釀」。

即使在这个时代,仍有许多人与我有同样的兴致。我们渴慕古人雅致的生活,我们希望用诗书滋养生命。器物之用,日新月异;人心思乐,至今犹然。我用传统手工酿造「書釀」,既是自己的钻研与消遣,也为天下爱书爱酒的有缘人带来一份快乐与闲适。

酒还在坛子里,很快就会上市。如果诸位的酒虫已经上脑,不妨扫描上图中的二维码,关注「書釀」微信公众号,先听我讲讲关于书、关于酒、关于饮酒读书的故事。

最早一批关注并与我交流的朋友,将有机会免费试喝体验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