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媒體談

按:以下是 2013 年4月在新浪微博與人討論「校園媒體」的微博,整理匯總發布在此。

  1. 每次跟那些做校園媒體的人聊天都恨鐵不成鋼。腦子殭化得還停留在十年前,誰能想到這是當下的本科生?固守著紙張印刷不放,對互聯網没有啥概念,甚至新聞傳播專業的很多學生也如此。總是説:學校不給經費了,没辦法搞了;學校要收編了,不知道怎麼辦了……哎……

  2. 2007年我就到處游説廈大的幾個校園媒體擁抱互聯網,目前也只有言炎勉強在做了,還有點被迫的意味。其他學校,就我視野所及,這方面也都好不到哪裡去。

  3. 一些做校園媒體的學生有種潔癖,認為校園媒體上不應該有商業廣告。原因不外乎「保持獨立」「保持純潔」之類説辭。尤其當來自學校官方的資金斷掉之後,這類説辭更成為他們無法發展下去的「合理藉口」。但就像有人在我微博回覆中所言:200元,100元買域名,100元買空間,搞定!總之還是不想擁抱互聯網。

  4. 做校園媒體的同學大都有理想主義情懷,這種情懷在中國環境下容易産生對商業的抵觸,因此影響到他們對於商業廣告的基本態度。但據我所知,多數贊助商並不會對學生刊物提出太多太細的要求,學生在這方面有相當的自主性。更何况,用著學校團委黨委的錢,難道就能保持所謂獨立和純潔嗎?恐怕有點自欺欺人。

  5. 其實如果不做紙媒,而轉向互聯網傳播,那幾乎就不存在資金問題了。就像那位朋友説的,100元域名,100元空間……但如果堅持要做紙媒,並且從所謂「獨立」和「純潔」方面講,校園媒體拿商業贊助也好過拿黨宣的錢。這一點對比不在此詳述,有過經驗的同學應該會同意吧。

  6. 以我視野所及,校園刊物中的商業廣告都不夠美觀。可能是學生操作團隊對商業廣告無甚好感,不情不願折騰個東西來應付,恰好遇到個不懂設計的土鱉贊助商,正好讓這些不美觀的廣告有機可乘。但校園媒體團隊一般都有不錯的設計師,完全有能力做出和刊物正文同様美觀的廣告,而這様做對刊物和團隊都很有利。

  7. 如果校園刊物接受和引入商業廣告,就應該做出美觀的廣告,這對各方都有利。可以參考豆瓣網的廣告,我時常誤以為豆瓣廣告是其正式內容。美觀的廣告從視覺上提昇了刊物的品位,使得廣告本身在刊物中也不顯得紥眼(或曰礙眼),某種程度上也增加了廣告在校園刊物團隊中的接受程度。

  8. 在官方收買、商業贊助等方式外,不妨考慮以讀者贊助的方式獲得一些可以保證團隊運營的小額收入。(我不贊成校園媒體做市場化運作,這倒不是因為要保持所谓純潔,而是覺得目前很多學生刊物的質量根本不值得讀者掏錢。)讀者贊助並不是傳統的「定價賣報紙」,而是讀者自願的小額捐助,最好經由網絡實現。

給教育部《高等學校信息公開實施辦法》(徵求意見稿)提意見

近期在網絡上看到很多在校大學生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的,我貼一篇作於2009年的舊文,供批評指正。

一、信息公开内容范围涵盖不足

根据《实施办法》附件中给出的信息公开内容范围,其中编号五是“学生工作” ,其中只提到了“学生招生”、“学生管理”、“学生就业”三方面的信息公开,并未涉及学生社团活动的信息公开。众所周知,高校学生社团活动是学生活动很重要的一部分。

根据《实施办法》第十三条的规定 高校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之一的信息,应主动向校内公开:涉及本校师生员工切身利益的,需要本校师生员工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

附件中提到的信息公开内容中却完全没有学生社团活动信息,使第十三条中的相关条文形同空文。

二、无部门、无人负责

根据《实施办法》第二十五条三款的规定:属于本校公开职责权限范围,但尚未制作或者获取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学校信息不存在。

属于本校公开职责权限范围,但尚未制作或获取的信息,应由相关的部门、机构来负责,而不只是告知申请人该学校信息不存在。

三、没有以学生为主体

根据第二十六条的规定:高校认为申请公开的学校信息涉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公开后可能损害第三方合法权益的,应当书面征求第三方的意见;第三方不同意公开的,不得公开。但是,高校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应当予以公开,并将决定公开的学校信息内容和理由书面告知第三方。

如果以学生为主体,就不应该是“高校认为不可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而是师生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此处的评判主体,应该是学生,而非高校行政部门。

四、监督和保障,并不是真的监督和保障

根据《实施办法》的第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四条规定,都是由上级机构监督和保障高校的信息公开,而真正的相关人群,即高校本校师生,却并没有监督权利。这就使得《实施办法》的监督和保障有些无力,甚至使《实施办法》失去其意义。

建议高校根据《实施办法》,由师生员工建立专门的监督保障部门,用以监督和保障《实施办法》的落实。

五、监督和保障中的信息公开内容

根据第三十五条规定:高校应当编制学校上一年度信息公开工作年度报告,经教职工代表大会评议通过后,于每年3月底前向社会公布并报送所在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和上级主管部门。

学生是学校的主体,学校的相关部门,和上面建议成立的专门监督信息公开的部门,应该编制学校上一学期(而不是年度)信息公开工作报告,经教职工代表大会和学生代表委员会评议通过后,于每学期开学后一个月内向社会、向校内公布,并报送所在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和上级主管部门。

背景介绍

2009年初,教育部根據國務院頒行的《政府信息公開條例》,開始面向全社會徵集對《高等學校信息公開實施辦法》的意見。

2010年9月1日,《高等學校信息公開實施辦法》生效實施。《辦法》全文在此:http://www.gov.cn/flfg/2010-05/11/content_1603696.htm

打假:裴宜理(Elizabeth J.Perry)不是諾奬得主

今天早晨在新浪微博上瞟到如下內容

一時手賤,開始在 Google 中檢索以上微博的相關內容,包括裴宜理其人、所謂裴宜理説等等。檢索結果比較有趣,過程中也學到新知識,在此分享。

裴宜理不是諾奬得主

我遍查諾貝爾奬官方網站維基百科哈佛大學網站,都沒有查到裴宜理(Elizabeth J. Perry)獲得諾貝爾奬的證據。而且請一定弄清楚,裴宜理是政治學教授!

請看 Wikipedia 中的 List of Nobel laureates in Economics 詞條,沒有 Perry 的名字。

《南方人物周刊》的採訪

扯下「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的大旗之後,我接着找到 2010 年《南方人物周刊》對其採訪。以上微博中的內容,大概即由此而來。

南方報業網2010年7月26日有一篇題為《思想者裴宜理:破解“造反的密码”》的文章,即是之前《南方人物周刊》對裴宜理的採訪,摘錄其中與上文微博有關的內容如下:

人物周刊:您似乎说过中国经济的成功有偶然性和不可复制性,请您做些解释。

裴宜理:这个“偶然”当然有一定的内在基础。假如说毛泽东时代中国有很不利的经验,同时它也建立了普及的教育系统,提高了人民的卫生状况,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这是经济发展的前提条件。比方说我同事阿玛蒂亚·森(1998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论述中国和印度的发展区别时,经常强调印度不如中国的地方,一个是没有很好的基础教育系统,另一个是没有基层医疗卫生系统——而中国这两大基础是在毛泽东时代打下的,否则这 30 年中国经济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飞跃。

同时,如果中国没有一个邓小平,也不会有这么快的进步。所以这跟中国领导者也有一定的关系。虽然他明确地说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但同时他是在模仿日本、美国、台湾地区的先进经验。邓小平能动员起人民,我想跟“文革”也有一定关系–如果没有经历那么悲惨的10年,大家不可能改得那么快。

從上文可以看出,直接説出毛時代為後毛時代打下基礎的,是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奬獲得者阿瑪蒂亞·森(Amartya Sen),而不是裴宜理。關於Amartya Sen的這一觀點,我從此文又得到進一步了解。文中説道:

在这里,著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的观点最发人深省:他在对比了中国和印度在经济改革时期中国相对较为成功的发展后指出,中国在毛时代所进行地土地改革消除了中国现代化路上的重要障碍。毛时期所推广的扫盲运动、普通教育和建立的全国范围内的合作医疗制度,在中国1979年市场经济改革的转轨中被有效地运用和整合到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去,意外地成为中国迅猛现代化的强大推动力;而印度在1991年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有一半的民众既不能读也不能写, 其卫生医疗条件也远远落后于中国, 无法为市场经济提供合格的生产者和消费者, 这是印度现代化道路上主要的拦路虎。

需要注意的是,採訪文稿中沒有出現微博內容中「引用」的那些話: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教授裴宜理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强调:“中国经济腾飞基础是毛泽东打下的。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经济不可能取得如此辉煌成就当建到第二层楼时,绝不应该否认第一层楼的价值和作用;当万丈高楼平地而起后,毁坏第一层也许就会导致整个大厦的崩塌

《南方人物周刊》採訪文稿寫的是「不可能有這麽大的飛躍」,微博中在瘋傳的是所謂裴宜理説「不可能取得如此輝煌成就」。任何懂得中文的人,都知道這是兩種程度完全不同的説法。而且採訪文稿中根本沒有後面那一大段什麽「第二層樓」「第一層樓」的説法。

至此,對以上微博內容的打假活動結束。

扯個老外做大旗

當中國人對中國一片罵聲的時候,一些人於是有選擇性地找來國外學者觀點以證明「中國沒有你説得那麽差,你看看人家老外都説中國好……」

以上微博即是此種行為的滑稽可笑版,弄巧成拙,娛人自娛耳。這些人似乎急於想要向人證明什麽,對採訪文稿斷章取義、隨意加工,甚至弄錯對象。而有些家伙對此也不做任何調查就盲從轉發以傳播,本來阿瑪蒂亞·森的原話也足以使他們拿去證明一些什麽東西了,卻要扯上裴宜理,還要胡編亂造一些東西出來,眞是可笑。

需要説明的是,毛時代到底如何,不在我的關注範圍之內,因此我無意亦無力對阿瑪蒂亞·森的觀點提出什麽意見。只是,少量的閱讀和了解使我有了一個觀點:極力歌頌毛時代甚至將毛描繪成偉人的家伙,要麽沒腦子,要麽沒良心……

都在說,無人聽

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到,有時候與人交流感到非常累。面對不同的人、不同的話題,這些「累」會有不同的樣貌。而我總覺得,在更深層次上,它們都有一張共同的面目,那就是我執。不好意思,我竟然又寫了這麽一個很專門、很傷腦筋的詞語。事實上我已經用了相當長的時間來努力避免使用這様的詞語。

既是隨心使然,那就從「我執」説起吧。

一次與人交流中我很隨口説了一句「我執」,對方馬上問這是什麽。我不加思索地就開始説,在我言語未盡之際,對方也不甘示弱地插嘴來説「我認為『我執』是……」後來深深的反省中我才明白,我們那只是交流的開始。不幸的是,剛剛開始的交流被我的情緒化打斷了。

多次經歷這種溝通挫折感之後我意識到,我們在與人談起抽象概念時,往往太過於隨意和著急。

隨意到在開口前沒有去想:天吶,我們在談一個抽象概念,我們在談一個千百年來的事實早已證明其只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抽象概念,我們在談一個可能自己都不甚明了的抽象概念。而我們卻以為此概念之內涵完全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様,沒有想過對面的這個人可能完全不這麽認為。可笑的是,有時候雙方能夠圍繞一個抽象概念談論半天之後才發現(或者才承認)雞同鴨講的現狀,而「我們在交流」不過是一層幻象。我常常將此比作大家在吃同一塊三明治的不同夾層,津津有味地張嘴,滿嘴流油地談論,氣急敗壞地溜走。

着急到在開口前沒有去想:對方説出的可是一個抽象概念啊,他為什麽會在這様的一個時間和場景中使用這個概念,他心中這個概念的內涵是什麽様子,他之提出些概念只能説明此概念在他之心裡是什麽様子,同理我回應此概念亦只能説明此概念在我心裡的様子,我們需要在此時此境中就此概念之內涵達成一些共識方才能夠交流……我自己曾經無數次地犯下這様的錯誤,也看到無數的人無數次地這麽做。最終的結果,糟糕者甚至都無法眞正開始交流,稍好一些也不過是像我以上所説的「津津有味、滿嘴流油、氣急敗壞」三步曲而已。

人類社會越發達,就有越多的抽象概念產生。我心中有多得數不清的抽象概念,現在使用起它們來可謂是小心謹愼。且以中國哲學與西方哲學而言:中國哲學殿堂之門我尙未進入,西方哲學於當下之我更是陌生。早年無知且無畏之時往往以諸多概念類比攀附,如今想來眞是可笑(不過我倒是很容易原諒早嵗年少輕狂時所做下的錯事)。一日有人問我對於「巖中花樹」的看法[[插播:如果有朋友想送我新年禮物,請送一本《巖中花樹》]],我簡單説出自己的看法,對方以一句堆砌着諸多西方哲學名詞而且很是拗口的話接着問我,我只好實話實説,我眞是看不懂那句話在講什麽。我經常覺得,許多原本很清楚明了的西方詞語,翻譯到中國實在是味同嚼蜡,因此我很佩服那些能夠把翻譯過來的抽象名詞玩得很轉(起碼看上去如此)的家伙。

我現在的選擇是:面對抽象名詞,要一再向對方確認此概念的內涵,直到確認我們是在談同一個東西。哪怕這個過程要花很久也値得,否則接下來又會雞同鴨講且不歡而散,那才是眞正的浪費時間。在我嘗試確認概念之內涵時,我也在心中完成了一重要轉變:我與他不同,他與我不同,因此我們需要交流。將我們所談諸多概念放到一個共同的語境中來,暫時性移除其「異」,關注其「同」。在由「同」建立起共同的交流場域環境之後,「異」將被自然且順暢地引入。

以上所述表明,藉由互相不明內涵的抽象概念來溝通之艱難甚至不可能。下文簡説只有人説、卻無人聽。

前幾天我看到兩位朋友在微博中的交流障礙,既是因為對同一概念的不同理解而起,亦是因為自己只顧著着急説話説而起。而在微博中時常看到有人寫錯字、寫錯標點等等,亦會讓我再次想起:是不是大家都太急着表達自己了?!

記得今年一個陰冷的雨天,我在長沙讀《孤獨六講》,讀到關於「每個人都急着表達,卻沒有人在聽」這段時,心底不禁生起一股悲愴感。那時我只是覺得,我們這個社會如何如何,别人如何如何,卻沒有意識到,原來自己正是這麽一個「急着表達,沒有在聽」的人。在本文寫到一半時,正好到了午飯時間,我非常痛苦地離開電腦去吃飯,吃到一半又回到電腦前接著寫。於是我問自己:如果這篇文章是寫給自己看的,我會這麽着急寫完它嗎?

這不是很諷刺嗎?一邊反省著「有人説、無人聽」,一邊犯着這様的錯。於我而言,這是更深一層的矛盾。

「無人聽」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存在。在我這裡,它不僅指不聽别人説話,也指不聽自己的內心。這已不在本文想要表達的範圍,我想我還是應該回去吃飯了。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在濟南

近期行蹤不定,也少在 SNS 出沒,很多人都以為我失蹤了,還好會偶爾寫寫微博,這才沒有被畫到「尋人啟事」當中去。因此確實有必要在日志開篇交待一下我在哪裡,并且今天這篇日志特別關乎目前所在,哈哈。

7 月底,目前我還在山東濟南,住在文化東路,山東師范大學附近。8 月初會離開濟南,下面要去的地方有:回家、紹興、舟山、廈門……

麥當勞偶遇

27 日午飯後,步行到省物流協會辦公室去拿信件:湖小妹從長沙寄來的明信片,穆小雪從北京寄來的信。從物流協會回住處的路程不算太長,步行 10 多分鐘,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找個涼爽的地方讀信了,於是順道繞進了文化西路東口的麥當勞。

在麥當勞把明信片和信件的內容讀了兩遍,抬頭之際看見了她——

離我不到 10 米遠的地方,一位麥當勞的工作 MM 正在往玻璃門上面貼宣傳貼紙。正好路過此處的她,停下來和這位工作 MM 聊起來,還幫她一起貼貼紙,拿著卷尺上下比劃,有說有笑。

她留著妹妹頭,黑色 T 恤加短褲,外加一隻標準的學生書包,書包上面還掛了一隻公仔……坐在將近 10 米之外的我,差點兒以為她是高中生:她的微笑、她的眼神、她的動作實在太乾淨了,以至於我目不轉睛地看了她好幾分鐘。雖說我也見過純凈如野蘅這樣的大學生,而且不止一位,但我實在沒有敢指望經常遇到這樣的大學生。看她這樣的笑、這樣的眼神,自然就想起《詩經》中那句著名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也猛然發現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仔細看過姑娘的五官眉目了。

在濟南兩個月,快樂多於憂愁,也有朋友相聚之樂。但直到快要離開了,直到今天,才在這裡感受到來自姑娘的一種簡單的生活美,不亦快哉!不亦快哉!辛卯濟南之行可無憾矣!

驚訝於自己被這麼一個人吸引,卻又不得不心甘情願地臣服於這種感覺。

她還在幫著貼貼紙,我卻已經不滿足於坐在那裡傻看,我要去告訴她「你是我在濟南見到最美的姑娘!」同時還想啊,好歹為這句真誠的表白準備一份小小的見面禮吧!

我乾脆出了麥當勞開始找花店,結果當然是未果。那整棟商場裡壓根兒就沒有花店,倒是有很多女裝店,可我總不能第一次見面就送人衣服和帽子吧。而且我自知吸引我的那部分,是因為欣賞到她舉手投足間的濕潤與恬美,那簡直是一種真善美的樂,完全來自恬美內心的樂,我相信見者必為其樂所感染!

沒找到花店,就回到麥當勞買了草莓新地(其實這是我自己之所愛)準備搭訕。誰知剛結完賬,她已經離開了那裡。表白之心不死嘛,拿了冰涼的草莓新地跑出去尋覓……

買花送花

我一開始真沒想跟蹤她,只是碰巧我們兩人的下一個目的地又是同路,我就順勢跟蹤了,隔著馬路看她。

她去了銀行排隊,我於是有了更多時間去買花。好在是在山師附近,學生買花的需求還是不小的,離校門不遠處就有一家花店。花店裡在播《似水年華》。

買完花跑到銀行,她又不在了……正犯愁時,她從 ATM 操作室走出來。好嘛,繼續尾隨,準備送花。

最後終於在山師教學二樓門前、登攀西路和育才路交匯處,我在濟南最難忘的事情發生了。送花和表白,突然間覺得那麼簡單。她被我嚇了一跳,很詫異我為什麼送花……我的解釋很短:「剛才在麥當勞那邊看見你。你是我在濟南見到最美的姑娘!」而且,「我只是想把這朵玫瑰送給你,沒有別的目的。」

所以,送完花我就直接說再見閃掉了。至於會不會再遇到她,會不會有下文,這些事兒交給老天爺吧,我就不去操心了。

今天之後我更加明白:遇到就是緣,喜歡就去表白,結果交給老天。表白是我自己的行為,是我可以影響和控制的。表白之後的事,那是對方的事,是老天的事……我只做自己該做的,不去干涉別人的事。

柘錦說,此事止於送花才顯其浪漫,若有下文反倒不如這般浪漫了。我萬分同意他的說法!同時我所理解的是,不是不可以有下文,只是我不會去刻意安排下文了,那些都是老天的事或者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