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臺灣的兩件禮物

半夏姑娘從台灣交流歸來,帶了兩件禮物給我,4 號在濟南收到禮物:中華民國 100 年紀念圍巾一條,《最後的邀請》一本。

根據「建國百年國旗圍巾」官方網站的說明:

民國100年的國旗圍巾是一條會『說故事』的圍巾,我們挑選了最能夠體現台灣文化意象的元素,包括天燈、媽祖、布袋戲偶、原住民圖騰、101大樓、傳統建築、台灣黑熊、梅花鹿、棒球運動、自行車產業等圖像,以藍白紅三色織印出熱情與喜氣,藉此提升國人對台灣民俗風情的印象與認同,更希望讓國際重新認識台灣所擁有的珍貴文化資產。

《最後的邀請》 是我在去年夏天讀過的一本書,之後送給了朋友。但仍然時常想起這本書,想起口述自己傳奇一生的坦尚尼老人,於是就託半夏又買了一本。我很多次希望這本書能夠引進到中國大陸,但又明知不可能,因為引進後必然會大量刪節關於中國甚至關於赤柬的內容,那這本書會失去很大的特色。你想想,一個人的回憶錄,突然中間被刪掉了,你難道不會問一聲:這傢伙那些年難道去月宮調戲嫦娥姐姐了?

話不多說,還是去年的想法,我仍然想給這本書做有一個有聲讀物,讓它以這種方式傳播——相對於敲打鍵盤,我更喜歡說話。這就是為什麼不把它整理成文字電子版本的原因。google中可以搜索到這本書的書評或者介紹,幾乎都是打不開或者載入很慢的台灣網站,我這裡分享一位讀者製作的非常簡短的幻燈:http://www.slideshare.net/pptpb/ss-6015971

這本書最感動我的還是這句話:

父親說:「如果我問自己對你有什麼期望,答案非常簡單──我要你自由。

讓互聯網為沙龍助力

早晨與鵬芬通電話,了解昨日在漳州校區舉辦的「大學圍城」主題沙龍,並和他討論了如何把沙龍做好。

關於昨日沙龍,了解到一些簡單的信息:

  • 共有10人參加,其中3位是從本部過去的講座信息網團隊成員。
  • 鵬芬說「雖不如預期中的滿意,但也不錯。」(其實有些人的思維模式永遠都是「不如預期那樣好」)。
  • 貼出的海報似乎沒有起到多大作用,海報沒有為沙龍帶來人氣。

本來只是想了解昨日沙龍的情況,但沿著鵬芬的敘述和總結,我延伸出一個做好沙龍的想法,在此分享,做持續沙龍活動的不妨嘗試一下效果如何。

  1. 沙龍主題發起人之間提前交流,之後把各自關於此議題的想法寫下來並通過網絡發佈分享。這個過程可以是策略性的,也可以是完全自主的,主要是為了在面對面沙龍開始之前,通過網絡引發此議題的關注與討論。不要猶豫在「我的想法不成熟」。
  2. 日誌發佈後必然會得到關注和評論,甚至分享。日誌主人須持續關注日誌的評論和分享進程,與評論者、分享者及時互動,在網絡上引發新一輪的討論。
  3. 評論者和分享者之中,會有一些人對此議題極有興趣,可正式邀請此人參與面對面沙龍活動。當然不是所有參與網絡討論的積極人士都願意出席面對面沙龍,但若能邀請到這些人參加,會非常棒。
  4. 在沙龍開始前通過網絡傳播、分享和討論的這一活動,甚至會比單純的沙龍通知海報要高效。因為宣傳海報上一行簡單空洞的沙龍主題,很難讓觀眾真正了解到沙龍到底要幹什麼。
  5. 甚至我覺得完全不需要做出印刷海報來宣傳了,而只需要在各個網絡平台發佈通知。有了前期的日誌和討論,發佈通知時將這些內容的鏈接引入其中,有興趣者會在參加之前有更詳細和直觀的了解。
  6. 如此一來,即使面對面沙龍中沒有太多人參與,但因為有前期在網絡上的討論交流,也可以說聊勝於無了。直接以整段文字的交流,有時候比面對面時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更有效。
  7. 只要網絡上的主題討論引到足夠的高潮,面對面沙龍不愁無人參加,更不用擔心面對面沙龍的質量問題。當然如果有人的思維模式永遠都是「不如預期那樣好」,那我也無話可說了。

借此再多說一句。在我的概念中,不進行分享交流的網絡營銷就是耍流氓。

若想做有長期影響力的事情,無論是產品營銷還是活動宣傳抑或個人品牌塑造,都請在一開始耐住無人搭理的寂寞,無私地分享對己對人有價值的內容,你要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

校慶快樂,感恩廈大

  1. 清明節當天,母校校慶的前一天,我在北京香山公園突然醉了。生平第一次被自己說話說醉。

  2. 在爬山路上,我跟朋友分享文慶校長的故事,說到不能自已而哭出來,最終還是沒有忍住淚水。

  3. 那一刻,似乎把我多年來與廈大之間最深厚的感情連通了,其暢快、其陶醉、其感動真是難以名狀!

  4. 心中帶著前輩們高遠的境界、學識和膽識,置身山間,感受「厚德載物」之氣象,體會「浩然之氣」,心中百味雜陳。

  5. 當我帶著對母校的無盡思念和感恩,在北京的山間問心時,心中感覺母校 90 週年校慶的日子,比一年一度的春節更重要。於是拿起電話給師友們打電話、發短信。短信簡單一句話「校慶快樂!感恩廈大!陳堃敬上」

  6. 曾經有一段時間,是廈門大學最有名的持不同意見者和實踐者,很多人覺得我經常在給母校抹黑,覺得我經常讓母校出醜。可是有人也知道,愛之深才會有這樣的作為,否則我完全可以像很多人一樣做一個過客。

  7. 感恩廈大,百般感恩,豈是言語所能盡述。在北京遙祝母校 90 歲生日快樂!

  8. 易中天先生說「我不是大師」是認真的,那不是玩笑。希望母校在未來 10 年之內,誕生更多真正的大師和準大師,誕生更多有高遠境界、有深厚學養、有勇敢擔當的國士。

  9. 一代強過一代,才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正道。因此請謹記:大師只是地圖上的路標,而不是終點的標誌。我們要有比肩大師、超越大師的胸懷,才足以慰己之心、慰大師之心、慰天地良知。

  10. 文慶先生是現代歷史中的偉人,未來則會有聖人自廈大出!

購買 kindle 3 的唯一理由

  1. 儘管人們把 Kindle 的好處描述得天花亂墜,但對我來說,購買 Kindle 3的唯一理由是:

能夠以極好的閱讀體驗,讀到很多難買的、絕版的、被禁的和昂貴的中外文原版書籍。

  1. 筆記、批註功能仍是我看中的,甚至現在還能夠同步分享到 Twitter。但此功能在我的考慮中已經排在其次。

  2. 「在地鐵閱讀」已經完全不在我的考慮範圍。誰說了在地鐵上一定就要讀書?隨著我自己對「觀照內心」、「享受當下」的體悟和實踐越來越深,我不再執著於「抓緊時間讀書」,而是能夠在大部分時候做到:在地鐵上做什麼都可以。可以讀書,可以練功,可以觀心,可以做任何事情。誰說一定要在地鐵上閱讀?

  3. 躺在床上讀書?自從戴上了超過500度的眼鏡(現在更是已經800度),我就再也沒有躺著讀書了。

  4. 先入手 Kindle 3 wifi 版,而不是 3g+wifi 版。畢竟,我買它是為了閱讀,而不是隨時隨地上網。當我有使用 3g 功能的需求,且屆時該功能在中國仍然可以使用的話,再買 3g 吧。那時候,是不是 K4 都出來了?

  5. 我媽要把她的漢王電紙書送我。我說還是算了吧,我對中國的產品真的沒有信心。

  6. 超然大師說:有書就讀書,沒書就誦讀腦子裡的——我完全贊同!甚至我感覺有些時候也不需要誦讀腦子裡的,真的只需要享受當下即可。

  7. 廢話完畢,午飯後去中關村看看~為神馬 wifi 版沒有白色的?不要為了白色,逼迫我買 3g 版啊,哎……

多讀書,把讀完的書送人

同樣一張書桌,同樣一把椅子,以幾乎同樣的姿勢坐在那裡三個小時。

如果是上網,三個小時後渾身難受,心中不一定是什麼感受;如果是讀書,三個小時後從心靈到身體都很舒服。

結緣送書,身外之物不必留

在離開廬山化城寺之前,我把朋友送的一盒古琴曲CD 轉送給了一位年輕的女居士。這位居士說她經常覺得無法靜下來,我想古琴或許能幫到她,於是把朋友送的元旦禮物轉送給她,算是藉花獻佛了。

今天開始讀一本新買的書,翻開書的剎那我似有所悟:並不是讀書這件事本身讓我踏實、給我力量,而是通過讀書這一過程及其無限的延伸,所得的思考、智慧與行動讓我感受踏實、給我力量。大多數的書本作為一有形的載體存在,只是為了方便我用心去體悟和吸收其中的智慧,而不是為了收藏

當我打開一本書時,如果能夠仔細閱讀、認真做筆記、用心思考,那麼在合上它的時候,我就可以放心地把它送給別人了。因為這本書作為向我傳授知識之載體的功用已經完成,而我則從中或摘錄,或吸收了知識和智慧。

《金剛經》上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今天我對這佛陀這句話的理解又加深了一層。

我原來對朋友送的禮物看得很重,是那種認真保存和愛護的珍重,捨不得用,當然也捨不得送人。廬山一事,我開始明白:朋友送給我的不是 CD, 也不是書,而是情義。如果情義只能靠有形的東西來維繫,恐怕就很有問題了,真正的情義在心裡。明白了這一點,我對朋友送的禮物也就看得很淡了,純粹的藝術品,繼續珍愛保護;實用性的物件(包括書籍),開始用起來,甚至拿來結緣送人。

所以我打算逐漸把自己身邊的書送人了。所有的書,我都會送給有緣人:不讀書的人,在此無緣;氣場不和的人,在此無緣。什麼是氣場?我當然不會拿著佛經送給穆斯林。雖然現在也講「宗教合作」,但我覺得這麼做不合適。我當然不會把創業類的書送給根本不想創業的人……這就是我在此所說的「氣場」。

以前我會覺得把自己讀過的「二手書」送人不夠禮貌,現在也打破這種想法了。還是那句話,送給朋友的不是書,而是情義。接受贈書的朋友,你也可以繼續以這種方式讓書流通下去,也可以作為禮物自己留下來,這都沒有關係。

要送的第一本是李笑來老師的《把時間當作朋友》,下週送出。